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征文专栏 > 正文

后知后觉的感动,不愿舍弃的折磨

日期:2008-04-29 来源:荣光无限论坛 作者:nyah314 浏览: 字号:TT
      要不是那个4月的下午,我将会错过生命中一段奇妙的经历,会错过一份浓浓的快乐,深深的哀愁和那份让人心酸却又决不愿舍弃的感情。
      我想,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可能忘记那天受的震撼。谢谢那一刹那的巧合,我只是在无意中转到了电影频道,《霸王别姬》的片断配着哥哥的《当爱已成往事》正在上演。那时,我对哥哥的印象,只不过停留在看了800多遍的《满汉全席》上。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我的心像被轻轻地碰到了一样,柔柔的,但又那么深,我的眼泪竟然一滴滴流下来,我不知为什么,但无暇顾及,我只是在想:这是什么样的声音啊,这又是什么样的美丽。
      一百个荣迷心里,一定有一百个《霸王别姬》。我的《霸王别姬》,是一份触目惊心的美丽,是轻柔但绕不过的惆怅,是哥哥给我的一份礼物的序幕。
      为了弥补我的后知后觉,这几个月来,我尽力做了一些功课,以期拉近和资深荣迷们的距离,以免在向前辈学习的过程中完全没有底子。其实,这是有一点点自残的行为,因为当我欣喜和赞叹的同时,我也不自觉地为自己心里一点一点地增加着哀伤。虽然常常感到阵阵忧愁来袭,我不愿舍弃这让人绝望的美丽。
      信手拈来,满心是他带来的快乐。《倩女幽魂》里,当宁采臣提着三个灯笼,高声诵读《将进酒》,手舞足蹈地走近时,我简直笑得不能自抑;《满汉全席》里,袁咏仪唱卡门时猛一扭腰,导致哥哥从椅子上受惊跌落时,我也要同他一起滑下去了;《纵横四海》里,看角落里的他英挺的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对准红豆的膝盖就是一枪,拉着她跑开时,我只能静静地望着,不知如何反应。一些片断充满我的头脑,列举出来,请原谅我的凌乱:阿杰抱着大提琴盒,一个不落地撞到每一位评判,和狄龙的打闹让我沉醉于那孩子般的笑;《纵横四海》的亮相让我狠狠倒吸一口气,和钟楚红的一段tango美得让人有些窒息,盗画时敏捷的身手叫我一阵阵地欣喜;《家有喜事》里那句“生孩子好痛的嘛”;恕我无法细说《霸王别姬》里震撼我的每一个镜头,仅仅提一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时的激动,“风华绝代”条幅前的那张笑脸,伴着“师哥,你别走”的眼泪,贵妃的逼人艳丽和那难度十足的却让哥哥自如驾驭并演绎得绝美的身段,轻轻敲敲杯子放在耳边聆听时的忧伤,“你们都骗我”的绝望,和最后那个凄然而坚决的微笑;《花田喜事》里的小调和晕轿子;沙漠里那个孤独的身影;《满汉全席》里哥哥满脸疑惑地问:“为什么你要送一支竹给我呢?”,手抓着一把盘子喊着“同花顺”,表情严肃地望着对手说:“唯盼他把熊掌打落在地。”;《夜半歌声》中他用笔在脸上轻轻一点,那个伴着音乐在医院中出现的背影,在车里看着沉睡中的云嫣,眼里溢出的平静和满足;《红色恋人》中的“他们的名字叫红军”让我震动;《枪王》里黄色镜片后的那一双眼睛;在《恋战冲绳》片头里哥哥淡蓝色的轮廓,一直平平淡淡的他冲着谷德昭的那句有一点爆发的“她去买宵夜啦。”;《流星语》里他抱着孩子躺在床上的样子让我的心软得想哭;还有我一直无法心平气和提起的《春光乍泄》,现在我一想到恋人的甜蜜,眼前就出现何宝荣哭着软软地投入黎耀辉怀里的样子,看到他一番努力后终于拥着爱人入睡的幸福,看到他腻腻地贴着黎耀辉,说那句“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啊”。就连《大三元》这部从头到尾波澜不兴的电影,为了哥哥不可思议的面容,我没有错过一个镜头。
      但有一些原本应是快乐的东西现在已成了我心中的酸楚。当我从头再看《满汉全席》,望着哥哥和袁咏仪从3楼跌跌撞撞滚落下地,哥哥拍着她安慰说:“安全着陆。”时,我明显觉得心向下狠狠一沉;看身着白衣的阿飞在镜子前优美舞动时,我本应该静静享受,可总不能抑制一种感觉,我觉得哥哥就像他一样,渐舞渐远了;还有在无数场合都可以看见的哥哥纯净至极的笑,让我每每在惊叹和陶醉的同时,总要想方设法抵御那阵阵袭来的惆怅。
      震撼我至深的《当爱已成往事》是我最欲罢不能的一首歌,每次听,心里都很难受,我想,哥哥的每一首歌里都有一部分他的生命,这一首一定包含得更多吧。我无法戒除,只有在痛苦里一遍一遍地听下去。再多笔墨也无法写清我第一次看跨越97时的震动,“风再起时”中的大气,“今生今世”中的温柔,“侧面”中的性感,“谈情说爱”中的不羁,“红”中的妖艳,那一次次被提起的“请再给我的dancers一些掌声”,还有哥哥认认真真地请大家为慈善事业出一份力时的表情,会在我眼前不时一幕幕清晰地掠过。我原以为跨越97已经是演唱会的极致了,但大家知道,还有“热情”。我自己也不知到底看了多少遍,我不愿离开“寂寞有害”中哥哥的笑脸和身旁优雅的白色羽毛,“不要爱他”中舞动的身影,“你在何地”给我的惊喜,“春夏秋冬”的清新和淡然,首次听“路过蜻蜓”的触动,“无心睡眠”中舞动的麦克风架,“大热”中映着火光的银色外衣和哥哥纷飞的长发,“枕头”中的羽毛纷飞和暗色的美丽,rave party里弥漫于空气中的激情,“为你钟情”唤起了我多年前对它的片段的零星回忆,绝对是哥哥对我心灵的又一次触及,“我”,是我不想用语言来描述的,只能用力紧握心中的感动和冲击,聆听就好,聆听就好。每一次看“热情”,我总是和哥哥一起从头唱到尾的,但我实在找不到“American Pie”的调调,无法跟进,只好对对口型,并在高潮部分赶快跟上,弥补一些遗憾,也好,我可以用这空闲好好欣赏他那身清新的黑色上衣和裙裤。和整场不断回放的做法相反,有一个镜头我一定要跳过,不能忍受“共同度过”后哥哥的眼泪。一些细节也是我的珍藏,喜欢他回身勾手,说着“Come on”,喜欢麦克风架落地的一刹那哥哥带笑的声音,喜欢“热情的沙漠”里哥哥闭眼随音乐轻轻舞动,一抬手,伴唱随之响起的样子,喜欢“我”中散下的长发。
      听他的歌是享受自不必说,但有一些,我听了是要难受的。《无心睡眠》,《我》,《千千阙歌》,《你在何地》,《梦到内河》,《有心人》,《今生今世》,《红颜白发》,《红》,《恋爱交叉》, 《大热》,《a thousand dreams of you》,《这些年来》……我的感受与歌本身的内容无关,只是它们太美了,我忍不住,这个从我身边轻轻掠过的声音现在在哪里呢?最受不了的是《风再起时》,每每听它,我都是要落泪的。我并不想拍戏,这是不能控制的心绪,记得送他时长长的街道旁那不息的掌声吗?那是因为哥哥说“但愿用热烈掌声欢送我,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那暖暖双手最后可永远伴我,何用再得到更多。风再起时,默默的这生不再计较与奔驰,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珍贵岁月里,寻觅我心中的诗。风再起时,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在听见欢呼里再泣诉我谢意,虽已告别了,仍是有一丝暖意,仍没有一丝悔意。”听哥哥的歌,不管它是欢快或忧伤,那份心酸是绕不过去的,即使是听《无心睡眠》,听《大热》,听拉阔演唱会时在《不羁的风》里哥哥发现自己不小心把“浪漫过一生,尽力笑得真”唱了两遍后发出的笑声,我都不能单纯地快乐。但我更不可能不听它们,因此,我不懈折磨着自己的神经,乐此不疲。
      就像哥哥在无助和迷茫中苦苦奋斗的8年中一直勇敢面对的莫名其妙的嘘声一样,没有任何来由,但急于借他标榜自己拥有“正常”性向的人不在少数,许多人提到他,总习惯性地迫不及待地说一些话。我不轻易接这样的话茬,在我能忍受的范围里,我会默默承受,我怕一旦开口,我会失态,会失去控制。可只要是说出这种字眼的人,我知道,他是虚伪的人,矫情的人,他不配得到他的自以为“正常”的爱情。有那么几次,当这种折磨持续太久,当我觉得不说一些话对不起自己的心时,我会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他们有碍过你吗?你知道他们的幸福吗?”是的,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我不曾体会过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但我羡慕他们。我看到了一张甜蜜的让人有些心痛的照片。在一场“热情”结束后,哥哥和唐先生坐在车的后排,我很高兴能看到唐先生罕见的笑容,而且不是微笑哦,那么开心:-)哥哥稍微扭着头望着他,他们相对而笑的场景实在是......爱就一个字啊!接下来,恕我无能为力,我不能用言语写清楚哥哥的眼睛,他像是有那么多话要对唐先生说,就像之前所说,他们之间的交流我无意探究,我只要留住那双眼睛给我的震动就够了。对我而言,这就是一个对爱情的注释。提到“爱情”两字,我心里出现的不是其他,是演唱会时唐先生在台下和歌迷一起伴着哥哥唱的表情,是哥哥脸上幸福的微笑,是著名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是那句情深盈盈的“Anytime 我都可以唱给他听。”,是他们不流于表面却震人心扉的感情,是他们牵手远去快乐而勇敢的背影。
      我贪婪地看关于哥哥的一切,但有一种,我是万万不要看的,任何有关他离开后的报道,我都尽可能地避开。我不想逃避现实,但发不发生是一回事,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可有一件事,我想说出来,倾吐一下应该会好一些。我不能忍受2年前看到的现场照片旁边那扭曲的栏杆。你能想象那骄傲的背影竟然生生让金属都变了形吗?那时的新闻告诉我,他的手断了。这绝对是假的。跨越97的时候,那双手大气地一挥,我生平第一次听到了《风再起时》,《怨男》里,那双手孩子一样在哥哥头上拍动,它轻轻一勾,我立刻沉醉于《红》的妖艳,感谢唐先生时它那样用力地一握;“热情”演唱会时,那双手慢慢解开哥哥的盘发,《无心睡眠》里它舞动的麦克风架是我百看不厌的片段,《大热》中它从我眼前缓缓掠过,《第一次》里它划出优美的圆弧,还有我最不能忘的“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时,那在空中用力挥动的拳头。那双手决然地拔过霸王的剑,优雅地拿起贵妃的酒杯,在阿飞揍过骗子后拿着梳子认真地梳理过他的头发,它在庙里拉着白雪仙的手,使我的心也随着它舞动,它稳稳地举起枪王的手枪,亲热地抱着孩子躺在床上,它软软地搭在黎耀辉的肩上,让我的心在那一刻顿时无力。这双手断了?这一定是假的!
      其实,不管哥哥在不在我们身边,他始终都在我心里的那一个地方。我不能安于哥哥给我的快乐而常常陷于感伤的原因,是我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人承受过那种让他不堪负荷的痛苦。哥哥给多少人的生命添加了颜色啊,细细数来,我认认真真留意他的时间,不过是3个月,想想哥哥给我的一切,就能够推算他在那些陪他一路走来的人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即使哥哥给人们的快乐已经太多,把相等的数量返还给他有些难度,不能对等,难道连成个正比也不可以吗?你能想象那一两年他是怎么过的吗?最可怕的是,哥哥是畏高的,连“热情”开场的从天而降,哥哥原本都不想做,但为了更好的效果,最终才答应的。我们只欣赏到他的壮丽,而没有体会他当时的心理。是什么样的决绝才让他作出那个最后的决定啊。每当我想到这里,我都不敢看哥哥那孩子一样的眼睛。我还做过一件非常不应该的事情,我曾经努力让自己平静地算一算那几秒钟到底是多长。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请快一点,快一点,让我们的哥哥早一些平静下来。
      我不想骗哥哥,我不能保证我对他的感情能永远像今天这样强烈,毕竟,现在的我已不像2个月前那样,常常是一想到哥哥眼泪就不受控制,争相滑落。但我可以对他说,哥哥已经在我的生命里了,这个是事实,我无法改变,因为它已经过去了。哥哥在我心里,是“美”的同义词。当我碰到困难的时候,当我心绪低落的时候,当与人有所摩擦的时候,我知道有一个人告诉过我应该怎么做;我清楚我曾是一个不太关心他人,认为事情应该自己解决的人,但现在我见到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看到哥哥,不用他说话,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曾很抗拒别人说“哥哥永远活在我们心里”,这句话的暗示太明显,听这句话时,我心里的难受是说不出来的。我何尝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实在不敢碰它,我不想明明白白地伤害自己。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是对的,因为我能感到哥哥在我心里具体的位置,好像伸出手去,就能摸到一样。我很珍惜这样的状态,我永远不会让他走。我想,我不可能学会享受这折磨,我永远学不会撇开他给我的伤痛,而专注于那份快乐。但我要和这份折磨永远在一起,痛也是珍贵的一面,在快乐和痛苦中的成长,是哥哥给我的礼物.
      哥哥,与你相遇,晚则晚矣,幸未错过,荣幸之至。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