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音乐相关 > 正文

夜·日·夜——Leslie Passion Tour 心情

日期:2008-04-24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Bettercy King 浏览: 字号:TT
2000.7.31 夜

在北京,这是一个比以前酷暑的日子要凉爽得多的夜晚。吃了几个桃子喝掉一杯牛奶,躺在床上,从窗外传来潺潺的流水声,风从远方徐徐吹来车辆行驶过的声音,一个静谧的夜晚,这一切正是睡眠所渴望与契合的。
然而,无心睡眠。
哥哥,你在何处?
应该是在红磡体育馆。
现在的红磡,那个远在香港的体育馆,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了。它现在该是怎么一种场景呢?
乐队在台上调音,还有人对灯光、音响等设备做最后一次的检查。观众应该是已经坐满了全部的座位,他们也会轻声地相互交谈吧,充满兴奋的期待和莫名的紧张,有人手里拿着鲜花、荧光棒、写有"哥哥"Leslie"我们永远支持你"We love you forever"等字的横幅与字牌。
灯熄灭了。
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偌大一个红磡体育馆瞬时变得鸦雀无声。
音乐响起,是"风继续吹",哥哥穿一身象牙色休闲装在渐亮的灯光下出现,宛如月光下的王子。
噢,不,应该是这样的:
哥哥穿一身黑色西服,手捧一束火红的郁金香,"这些年来"的旋律伴着醇美的声音拥抱着每一个人。
也许,是这样的:
哥哥穿这一件紫色T恤,一条黑色牛仔裤,手随意地插在衣兜中,"共同渡过"的音乐与全场观众的掌声一起飘扬。
可能,会是这样的……
……
在全场,哥哥会穿黑色为主的西装?米色的系列的休闲服?白色系列的运动装?灰色的民国服装?紫色的清式服装?……
会把头发剪得短短的,就像《陪你到数》?会把头发烫得竖起来,然后用发胶固定,像是与环球签约时?会把头发卷成小卷,就像在MTV和CCTV颁奖时?会把头发梳在脑后,就像告别演唱会时?还是会剪一个很普通的发式,让他们自然而随意地有一点点凌乱地垂下来,就像《张国荣的所有》写真集的封面那样?……
演唱会将是自然舒缓的,正像《这些年来》与《Printmps》;
演唱会也许是激越欢快的,正像《Summer Romance》《Leslie》;
演唱会可能是深情凄美的,正像《红》《Leslie Untitled 》……
但一定是极其成功的,观众与哥哥融成一片,掌声、歌声、欢呼声与音乐溢满每一寸空间。
然而,
会不会突然舞台顶上有一盏灯落下来砸伤哥哥?
会不会有乐队演奏错了音符?
会不会有Dancer摔倒影响了哥哥?
会不会哥哥突然失声?
会不会哥哥忘了词而无措地站在台上,台下的人开始喝倒彩?
会不会哥哥跳舞时不小心扭伤脚或摔倒?
会不会有某个过气歌星的歌迷恶意地在场内闹事或是跑到台上伤害哥哥?
会不会……
绝对不会的!
舞台的灯光是仔细检查过许多遍的;
乐队排练那么多次,每一个音符都会刻在他们的脑海里;
Dancer 的专业水准很高的,哥哥亲自选的人是不会错的;
哥哥一向注重健康,记忆力好是无人不知的,而且哥哥的演出经验极其丰富,随机应变的事极为简单啦;
哥哥劲舞香港无人能及,专业水准毋庸置疑;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胆敢在一万多名哥哥的忠实Fans面前对哥哥轻举妄动,不想活了也不会蠢到用这个方法自我了断吧?
放心好啦!
可是,万一呢?如果呢?要知道,意外总是会有的……
时钟嘀嗒嘀嗒地击落了星辰,东方泛白,一夜难眠。
看着清晨移至窗外。

2000.8.1 日

6点半,从床上爬起来,镜子里,一双有许多血丝的眼睛,眼圈是黑黑的。哥哥的演唱会怎么样了呢?网上是不是有消息呢?太早了,不会有。网络是24小时不间断的,怎么会有早不早的概念?何况这是一场全香港都关注的演唱会呢。
7点40,到公司里,打开电脑,收信,开始做搜索,没有消息,太早了。接着收信,做卫生。
访问Leslineinn 和Freda的竹叶。怎么有一条好奇怪的留言,称看了演唱会的照片快喷血了?哈,这个可怜的家伙一定是看了97广州和佛山的演唱会的照片了,抚今追昔一番,真是的,陈年旧事了,还是现在的演唱会更值得关注。Freda的竹叶打开了,哇!有消息说照片出来了,赶紧去访问!
喷血照片?香港人真夸张。
打开
一张
两张
三张
……
我只知道机械地去点击按钮。
怎么会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我没有喷血,我的血全凝固了。
我呆住了。
我自认为还算是一个够坚强,够理性和冷静的人,在过去的许多日子里,我自己和我的家庭经历了一些事情,我都足够坚强地走过来了,只不过咬紧牙关,有什么事是真正大不了的呢。在上小学的时候,男孩子们恶作剧把一条死了的小蛇放在我背后背的竹筐里,我当时是放下筐子,用手拿起蛇的尾巴把它扔出去的,看了这么多年的恐怖片,我从未害怕或失措过,如果有一天,一个人告诉我极确切的一个消息说世界末日来了,我有自信首先会向他极有风度地道谢,接着坐下来,想该干些什么,然后按想好的去做。
我高兴起来,也会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生气的时候,也可能脸色阴沉,烦躁不安,但是,自我记事以来,我从未真的失去控制。一向以为气得发抖知识文学里的一个修辞,但原来这是真的,真的会气得身体发抖。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昨天还说得好好的,只有音乐,是老少皆宜的演唱会,不会像97那样。我真的相信,不会是另一场跨越97,因为他绝对有实力去开一场只在唱功上做文章的成功的演唱会。对他来讲,这很容易。

但他没有,他偏偏没有。他竟然没有。
我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他竟真的开了一场"热。情"演唱会。
我是极震惊的。
他早就是想这么做的,其实如果我不是这么地迷糊,从最初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枕头》和《你这样恨我》的MTV、海报的设计、演唱会的名称、服装设计师的风格等等许多许多地方都可以猜到这会是一场怎样的演唱会。太多的信号被我自欺欺人地忽略了。
他知不知道,他开的这场演唱会,这一场绝对可以叫真正的跨越跨越97音乐会,会带来什么后果,极有可能,他会失去许多的歌迷影迷(尤其是男歌迷和影迷);有可能,他会彻底地毁了他一生中最至爱的演艺事业;肯定的,媒体马上就会有许多许多极其极其不堪入目、入耳的言论;肯定的,他会被许多人理直气壮地义正言辞天经地义地讥讽与侮辱;肯定的,他的歌迷、影迷会遭遇更多的非议与暧昧的评判,日子像他一样的不好过(比他更难过,因为Fans没有他那么洒脱,可以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看法);肯定的,大陆的歌曲、电影相关机构会对他大门紧闭,他失去了世界上最大的一块市场!
他是44岁了,不是14岁,不是24岁,这些最简单的事他会不明白吗?!我相信,他明白,非常明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更明白!以前吃的亏受的委屈还没够吗?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能学得乖一点?聪明一点?有谁还会这么做?!但他偏偏就是要这么做!
他怎么可以现在还是这么地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地任性!
我怎么能不生气!
我以前从来不真的喜欢什么歌星影星,实际上对他们是很不以为然的。然而,偏偏的,我竟一下子偶然的因为读到一篇谩骂他的文章而开始去了解他进而深深的喜欢他,所有了解我的人听说我喜欢他, 第一反应都是问"阿秋,你还好吧?"因为以我的个性绝对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会成为Fans的人。从来不逛街的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跑大大小小的音像店去搜集他的CD, VCD,卡带和其他资料,前一份工作的辞职也部分是因为老板人前人后总是说哥哥的坏话。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喜欢他,以前我谁都不喜欢,日子过得快乐又怡然,O.K,就算非得喜欢个明星,光在香港,就有一撮一大堆的明星跃跃欲试地供我挑拣,看人家别的明星们过得多得意,Fans的日子过得多么幸福,明星们总是把"我爱你们"这句话一天恨不能25小时的挂在嘴边,总是竭尽全力去讨好Fans,尽全力提高自己达到Fans们的要求,上各种节目,让Fans们只要耳朵和眼睛有一样还能用就可以得到大量他们信息不至于把他们忘了。有什么事都告诉记者,让Fans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他们从内裤尺寸到他们家里老鼠刷牙用什么品牌的牙膏等等各种信息,在各种媒体上,通过推介马桶、泡面、VCD、电话、矿泉水、脚气灵等等等等而关心Fans的衣食住行方方面面,根据Fans和市场的主流而穿衣、吃饭、说话、唱歌、演戏,攀结领导,应时应景地唱些《中国╳》、《╳中国》、《我是╳╳》、《╳╳之珠》、《爱你╳╳╳》等等,哄得Fans开心,让全世界都满意。即使跳舞像伐木,唱歌像宰猫,演戏像耍木偶剧,长得又亲姥姥勉强肯疼,亲舅舅或许会爱,还不是照样大小电视台晚会都上,各地演唱会常开,片子全国影院都放,唱片卖得很火,排行榜总在前面,一群Fans紧追?而且,各种谁都记不住名字的奖项都拿,各种荣誉都有,媒体力捧,Fans如云,荷包涨满,真善美总唱,小老婆私生子照养?可是,再看看他怎做的,他的Fans的生存状态是怎么样的!想让他主动提供各种消息给记者?白日做梦,封嘴和驱赶记者的事倒是常干,要想知道他的消息,自己去网上查吧。到网上把各个搜索引禽狂搜一遍,除了八百年前的旧闻就是一大堆的Negtive remarks,换来的是满腔的怒气。推介商品?从没有过。唱歌、演戏、说话、办事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从不顾及Fans的感受和社会的常理。攀结领导,顺势而行?我的天,还敢有这样的奢望?只要他不要哪一天又来一个实话直说得罪实权的大人物或犯怒于众人就已经阿弥陀佛了!为什么一切到他这儿,就全部倒过来了呢?反倒是Fans竭尽全力地去为他辩解,全力地维护他,宠爱--简直是溺爱他,努力地去让他开心,而他却不断地出格,悖常理,不断地去考验Fans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忠诚度,拓展Fans的宽容尺度,改变Fans的欣赏标准和好恶?!
我们真的是宠坏了他。
你是跳舞比别人潇洒,唱歌比别人动听,演戏比别人传神,长得比别人漂亮,但如果你没有Fans,你就根本不是个明星!
你要知道,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明星可以让我们喜欢!
我们可以选择不再喜欢你,我们可以改为喜欢……
……谁呢……
问题是,当你曾经拥有一颗极品钻石之后,即使坚硬的它弄痛了你的手,你当然生气和伤心,可你是否会真的抛掉它而去珍爱一块木头、石子、陶片、铁块、或碎玻璃吗?
这就是所谓的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真的好气!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了,如果不是在办公室,我一定会嚎啕的。不走运的梅子这是打电话过来问网址,被我一阵疾风骤雨的抱怨与责问而搞得哭笑不得。
中午,平时我的胃口总是好到几乎是连筷子和桌子都想咬上一口,而今天饭菜基本上就没有动。工作又很忙,既愤怒又伤心一整天都昏昏的。
下班后,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孤伶伶的一个人对着以他签约环球时用一双纯真无邪的眸子向一旁凝视着的照片做桌面的电脑。
时光却不曾因我的愤怒与悲伤而停歇,夜幕无声地降落了。

2000.8.1 夜

我自认并不贪婪,我从不奢望能和他交谈、请他签名或和他合影,我所要的真的不多,只不过是希望他能来北京开一场演唱会,而我可以去现场看他的表演而已,一场就好了!我已经错过了整个80年代,错过了告别,错过了97,如今,注定的,我又错过了给我无限期待的Passion Tour!我只不过是希望他能被大家都接受,不要每天有那么多的人/媒体那样侮辱、讥讽、谩骂他,只不过希望大家可以公平、客观的待他,而这一切绝对都是他应该得到的!
这样的期望,算不算过分?
本来,这一切是可以很容易实现的,本来,事情可以完全不像现在这个样子的!
你看,至尊、金针奖都得了,在中央台都拿奖了,前两年还拍了内地官员似乎(不一定)很能留下好印象的《红色恋人》,《星月童话》是一部还可以的一点都不出格的言情片,今年又拍了一部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枪王》,《恋战冲绳》也是谁都能看。这样,哥哥做的应该是谁都说的过去了。97的影响应该也被我们那些神经极度紧张的机构淡忘了吧,他一定能到内地来开演唱会了,在北京我终于可以看到他的演唱会了,第一次!
他可以穿几身西服,休闲服,牛仔服,或随便什么衣服,哥哥那么帅,穿什么还不是星光耀眼,再随便找几首老歌,如果愿意,再加几首新歌,就可以开一场雅俗共赏,轻松愉快,皆大欢喜的演唱会,他轻松工作,社会赞扬,人人都高兴,大家都喜欢。
然后来北京,我就可以看他的演唱会了,亲爱的哥哥,在这里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怎么演怎么好的呀,我都会支持你的。
现在可好!
因为他的任性,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大陆会让他来北京开演唱会,想看他的演唱会只有在白日梦里的了!
如果我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怎么评论他,那么,我就一定是在说谎,我怎么会不在乎?我在乎!我当然在乎!我非常非常在乎!可我有什么办法?!
白痴都能明白,接下来媒体、社会会有什么反应,会有怎样的言论!
我越想越气,简直被气疯了,一定得找个什么人谈一下这件事,否则,我想我真的可能会崩溃。梅子的电话打通了,但她在车上信号实在太差了只好以后再谈。Suedek和流星雨的联系方式不在手边。Louis最倒霉了,他的手机号被我给找到了,于是我歇斯底里地对着他咆哮了半个多小时,不幸的Louis很有骑士风度地听我吼叫,并劝慰我。但我透过他轻松的语调猜想他当时一定正紧张地盯着房门,担心会有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抡着一把斧头破门而入 ;-(
打完电话,一边继续生气,一边为自己的失控而羞愧,一边流泪,一边骑车回家。
九点多了,梳洗了一下,吃了几个水果,就上床了。折腾了一天,我觉得累极了,尤其是精神上。只希望可以什么都不想,只好好的睡一个觉。
垂下眼睛,熄了灯。
可是,他不肯放过我。
演唱会的片断一幕幕在眼前飘过。
那是一片神奇、美丽、幽蓝、深远、神秘的星光辉映的空间。
接着,从其中徐徐飘落的是长发淡须拥有白色羽翼的天使:高贵,因那一份天性的纯真;叛逆,因那一种对自由的执著;颓废,源自那一份挑战权威的无所顾忌;放逐,始于那一种发自灵魂的不羁。优雅而又不恭,清纯而又狂野,纤弱又无比坚强,些许茫然又充满诱惑力……
天使,原来可以是这样的。
当天使战在上帝面前。
上帝说:"虔诚地信我,我将赋予你整个天堂。"
"我存在。"天使回答,目光投向远方,然后徐徐地转回,落在上帝的身上,随即与之对视。
"除我之外,如果信他,则将被贬谪凡尘而经受永世的苦难。"上帝训诫。
"我仍存在。"天使的目光不曾移动,静静地凝视着上帝,嘴边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轻轻地却清晰而坚定地说。然后挥去了头上的光环,折断了自己的羽翼,他选择了自我放逐。没有丝毫的犹豫,向着尘世,飘然远去。
是的,就是他,这个长发披拂,白衣飘飘,却不再用他与生俱来的羽翼飞翔的堕落人间的天使。
或天堂或凡世,亦真亦幻,似虚似实。
性别转换,音貌各异,时空交替,几世轮回,一缕灵魂 ……
红衣似火的痴情王子,你的新娘是否穿着那双美丽的水晶鞋?她是不是被你一个深情的吻而从沉睡中唤醒?当她去采野菊去制作花衣时你是否看到她眼中的忧伤和深情?在和你的新娘破浪而行时,你是否看到你船头的浪花格外美丽多情?
素裙飘飘的佳人,你是否在思念远长江头的那个人,此刻共饮一江水?你是否期待有人遍寻五湖四海而与你相见于灯火阑珊?你是否正在感慨"力拔山兮气盖世"却"时不利兮骓不逝"的千古憾事?你是否叹谓"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联理枝"的"万种誓言图永远,一般模样负神明"的世事无常?
我心不羁的苏格兰高地的风笛手,在风继续吹来,拂过你的面颊,带走你的笛声,伴着你的忧伤与无畏,你的智慧与勇敢,飘过海峡大陆高山平原……
劲舞笙歌的当代人,你是否还记得前尘往事?你是否还想继续惊世未了缘?你在夜深澜静时,可在倾听你灵魂的声音?看惯潮起潮落,赏尽花落花开,你将怎样去面对这个你已荣宠不惊的世界?
从远古而至现代的追梦人,多少是是非非,多少悲欢离合,多少兴衰成败,多少生死离别,与如此多的生命擦肩而过,你却只为命中有缘人而执著,天地间独舞飞驰,不愿留下一瞥目光,不理所有挽留与驱逐,只是在一路地追去,不肯回头。
……
如果要选择天堂而放弃那份纯真、坚持、怀疑、不羁,彻底的虚幻又何来容纳沉重的灵魂?
谁说凡世便是永久的苦难?爱、恨、荣、辱、兴、衰、悲、喜未曾体会怎么可知晓?

若要只有狂想的虚幻,去掉那淡须,淡淡妆成便是天人绝代,佳丽虞姬与贵妃不及其十之一、二;
若要只剩朝夕的真实,斩断慧丝,退去裙衫即为玉树临风樱花过隙,宋玉潘安难望其项背;
然而,他不肯让你以虚幻来麻醉,每一刻,当你沉醉时,他都要冷冷地提醒你这只是一个梦境;他也不准你沉寂于尘世的琐屑,每一次,当你清醒时,他都要深情地诱惑你生命可以何等的自由放纵与不羁;他还不容你置身于天堂的梦想,每一回,当你痴迷时,他都要无情地告知你已是黄梁将熟时;他更不许你淡漠梦想的神奇,每一时,当你恪守时,他都要期许地劝导你颓唐与叛逆伴着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才会使生命的光彩被真正的焕发出来……他总是不断地让你在天堂与尘世,虚幻与真实中痛苦地抉择、转换与奔驰,质问你的理性,拷打你的灵魂。天堂与尘世,虚与实,幻与真,一次次地要你做出抉择,一次次地打碎你的努力,你能不能在虚幻的梦境中直面惨淡的人生?你敢不敢在安逸的现实中背弃所有的一切而去放纵你的灵魂?你有没有勇气历尽磨难挣脱凡世而升入天堂?你有没有魄力去放手拥有的一切去换取一个完全未知的梦想?无时无刻,在愉悦你的感官的时候,他敲击你的理性,鞭打你的灵魂。你是快乐的,因为优美的声色;你是痛苦的,缘自无休止的精神的拷问与自省。他不停歇地推移你精神的底线,一寸寸抻拉你理性的框架,直到,你契合了他的准则。
这时,你如醍壶灌顶,了然彻悟。
原来,
时空的转换与连续并不重要。
前世与今生的轮回其实有又何妨。
庄生晓梦迷蝴蝶,是庄生梦蝴蝶,或是蝴蝶梦庄生,抑或是,庄生与蝴蝶相会于梦中?
谁说天堂无关凡世,幻与真难解,虚与实并存,人生本就是一场梦,无所谓弄得懂。真亦为幻,虚也即为实,天堂不过梦在尘世。

所以,所有爱他的人,所有敏感的人,所有沉于思考的人,在这里,一开始会是极其痛苦的,但接下去,了悟后,便是真正的乐与福。
好一个哥哥,稍稍找回来一点理智,便禁不住喝彩!好一个哥哥!只有你,有这样一份才情与灵慧,更有这样一份勇气与执著可以如此天才地演绎。
不是要更好,而是要最好;不是要美,而是要完美;不是要与他人相逐,而是一览众山小,要他人无法企及只可仰视;真正的No.1。
如果说跨越97演绎的是爱与挣扎,那么Passion Tour演绎的是生命的抉择与了悟,如果说前者是一场极其精彩的前卫的演唱会,那么这就是一场完美的深刻的灵魂的剖析与梳理。如果可以的话,我愿用两个字来形容它:伟大。

——后记

当哥哥的Fans,真的很辛苦,一方面要对外维护哥哥,一方面要对内不断地调整审视自己,以使自己提高认知来理解哥哥对音乐演绎。他总是不断地抻拉你的审美和道德的底线,之中几多挣扎,几多愤懑,几多妥协,几多欣然,最后放弃、改变的总是我们,对他真的是完全的宽容和宠爱--几乎是溺爱。然而心甘情愿。个中甘苦你我皆知,不必多言。哥哥就是有这种魅力,没法抗拒,哪怕你当时被他气个半死,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还会是一个铁杆的哥哥Fans。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他,维护他,宠爱他。
但觉得当哥哥的Fans更是幸福的一件事。看他那份灵慧,看他那份才情,看他那种率真,看他那份执著,看他较小的身躯里那颗近乎无畏的勇敢的心,真的为他自豪,为他骄傲。可以与他一同去理解音乐与电影,去经历那么多风雨艰辛,真的是一种幸福。
抱歉让梅子和Louis遭受无妄之灾--不要误会了,其实我是很淑女的,……嗯,准确地说,我基本上是个淑女。…..我的意思是说,我很想成为淑女--算了吧,实话实说,我从前没打算,以后也不会成为淑女。我就要我现在这个样子了。
北京演唱会几乎肯定要泡汤了,说不遗憾,那是骗鬼的。但即使我一生都为此而遗憾,我也坚定的支持他以如此前卫与锐意的方式天才地演绎他对音乐的理解。
肯定,在哥哥的演唱会之后,会有许多的跟风效尤之作,却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
其实,他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认为人生是一场梦,由此,不难理解整个演唱会地演绎方式和概念的。
如果你因为这场演唱会而离开,我能理解,并祝你一路走好。如果你立刻就欣然接受无需任何辗转,我深深钦佩你的领悟能力。如果你和我一样都曾极其痛苦,嘿,朋友,有空我们干几杯!(当然是茶啦)
我准备买两份演唱会的VCD,一份用来欣赏,一份用来备份。
半夜起来写这篇东西。

完稿于8月2日的凌晨3:55
打于8月2日6:40--21:30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