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张国荣的“侧面”

日期:2008-04-01 来源:《大众电影》(2003年第9期) 作者:海风 浏览: 字号:TT
  不知当年陈凯歌选择张国荣饰演程蝶衣时,是否会隐约感到今天悲剧的来临。“不疯魔不成活”张国荣还是成了程蝶衣,这位近乎完美的艺术家因为艺术而消灭了自身一切社会因素,戏里戏外都活在幻想的艺术世界里。这是演员的化境,更是演员的劫境。
  
  弗洛伊德曾说:“那些因为不屈不饶的个性而不肯压抑本能的人,在社会面前就成了‘ 罪犯’,除非他突出的能力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一个‘英雄’被社会接受。”艺术家不会被社会当作英雄和伟人来看待,他们的行为被蔑视称为放纵,不讲道德。舆论是怎样对待张国荣的?每当一提起张国荣总会有人加上一句,“你知道吗,他是同性恋!”仿佛这一个名词,使他作为一个演员的努力和成就都成了一出闹剧。
  
  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承认,表演绝不是那种师傅向徒弟传授点东西那么简单的艺术。表演是一种自我表现的艺术。不仅需要掌握表演的技巧,还需要认识自我,这样才能更好地表现自我。表演的过程就是向自己的内心回溯的过程,每个角色都是自己生命的一个侧面。对张国荣饰演的角色做一下回顾,就会发现这种回顾的历程,对于个人来说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阿飞正传》(1990)、《春光乍泄》(1997)、《霸王别姬》(1993)是张国荣的代表作,这类边缘人物的成功,奠定了他的艺术地位。电影借助于演员阐释并表达感受力,演员会给角色带来完全不同的性格变化。电影可能会被人遗忘,但生动的人物形象往往被几代人记忆。这依靠演员表演的真实性,真实性只有通过探索角色内心精神才能做到。这种内心精神必须与演员自己的感情融为一体,通过探索自己的下意识,演员可以激起真正的感情,这种感情在每次表演时被回忆起来并传递给他所扮演的角色。基于此,我们与其认同虚构出来的阿飞、何宝荣、程蝶衣,不如认同现实中张国荣丰富的内心世界,和作为一个演员的成功的表达和阐释。
  
  主演《阿飞正传》后,张国荣懂得了演戏的真谛:用眼神、用身体、更用本色。阿飞身上所体现的慷慨赴死的勇气和悲剧感,在他以后出演英雄和警匪片中同样流露出来,赋予表演和角色真诚的意味。如《新上海滩》中的许文强,《红色恋人》中的地下党员,《英雄本色》中的小弟,《星月童话》中的石家宝,尽管他们有英雄的性格和经历,但在张国荣的表达中,却有了共同的边缘人的漂泊心态和寂寞不被人理解的气质。选择演员是导演艺术表达的组成部分,优秀的导演总能找到最适合角色的演员。他们都选择了张国荣,因为这就是他的一个侧面。
  
  无论是《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还是《春光乍泄》中的何宝荣,都被张国荣表达得唯美而极至完美。在陈凯歌的点拨下,张国荣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面。看着银幕上的程蝶衣身穿着白衣,翩然走来,谁会否认张国荣硬朗的男性外表下深藏着的不堪一击,脆弱轻微的生命和以此生命去成就自我,成就艺术的执著。张国荣把程蝶衣这个角色演绎得如此惊心动魄,人物有了自己的生命,程蝶衣使《霸王别姬》的故事黯然失色。“我们不如从头开始”,这句需要极大勇气的台词出自《春光乍泄》中的何宝荣之口。一样是同性恋的角色,何宝荣和程蝶衣截然不同。如果说程蝶衣是张国荣开掘的艺术追求上的自我侧面,何宝荣则是他现实境遇中的自我侧面。那个反复无常、自私易怒、放纵任性却又简单可爱的何宝荣,使所有的观众就像黎耀辉一样,对他恨的要命,却又爱得要命。张国荣是在40岁的时候出演这个角色的,一个成熟的男人来演这个迷失小孩般的角色,是对演员演技的极大考验。片中有大胆的床上戏表演,小孩般耍赖的场面,还有两人相拥跳舞的写意场面;而片尾何宝荣独自看着灯上的瀑布,无法忍受寂寞和悲痛,痛苦流涕的场面,相信已使所有的观众原谅了他对爱人的伤害,转而埋怨黎耀辉的离去。相对于梁朝伟的冷静,张国荣的表演具有多侧面展示的丰富和自我真诚的流露。他可以扭转乾坤,他的表演就是具有如此巨大的魔力。
  
  在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中,为了忘却宁肯伪装成惟利是图、市侩小人的欧阳锋,脆弱多情的内心和冷漠无情的外表,在张国荣饰演慵懒的眼神和满脸胡茬的面容里,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确,一个极力忘却和逃避的人,他的生活又有什么生气可言呢?当时间的灰烬被风刮去时,只有他塑造的形象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作为一名香港商业片的演员,张国荣还出演了众多类型的影片,饰演了各种角色。影片的类型和导演强调的重点,也会对表演风格产生重要的影响,张国荣根据要求总能作到多侧面的表现自我,加上他一贯的真诚出演和与生俱来的气质,使他即使在商业片中,也会打动观众,保证起到巨星的作用。
  《英雄本色》中,他曾经是一个那么灿烂的青年,然而,张国荣毕竟是丰富的,更是寂寞的。
  
  对于用生命来表演的张国荣,他生命的矛盾就是他的艺术源泉;表演成就了张国荣生命的辉煌,也是耗尽生命的过程,是以生命来表演的演员的宿命。
  4月初,身旁的樱花突然开放,红遍窗外,我在心里为张国荣焚烧一本《风姿花传》,除了他,我找不出还有哪位男性演员的阴柔凄美与决绝,得以稚嫩生命追求艺术的执著更配得上这本书的精旨的。张国荣已走,像黄昏微风中寂寞散去的樱花,时间依然在走,他的身姿和艺术形象却长留心中。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