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只是为了怀念:张国荣影话

日期:2008-03-28 来源:网易娱乐版块 作者:避债的小邢 浏览: 字号:TT

有一种感觉是你已经死了,另有一种感觉是你还活着。


时间真的是个假象,让人迷惑。
有些东西,明明已经沿着时间的轨迹停留在了某个点,不能倒转,但偏偏记忆却是那麽的鲜活,比如初恋,又比如那长大着的岁月积淀。那天,当我在听那首《不想拥抱我的人》时,我非常感触,那不仅仅是因为初恋,我在想,倘《红》都成了一种治疗回忆的药物的话,那麽,埋在心髓最底层的《MONCIA》呢?那开解年少热情的青春又究竟又该放到心灵的何处呢?
青春的记忆已经老去,但有些影像魅声却时常突破时空撕裂你的秩序,时间虽然过去了,但时间也留下了足够你珍藏一世的信息。前些日子,我又看了一遍《告别演唱会》,发现能令我感动的已不是一遍又一遍的《风在起时》,而是哥哥那令人回味无尽的脱衫热舞。
退出歌坛的决定也许草率,但注定蘖盘。拍《倩女幽魂》时,他可能不得不分心去兼顾他的大碟的录制,在紧张中不自己的做偶像。当1990的《阿飞正传》使他和那个带墨镜的导演王家卫共同冷漠的骄傲了一次,面对所有迷茫的眼神。
似乎从此,便有了新的电影张国荣。在谭咏麟大唱笑看人生时,张国荣的笑意也许更灿烂,因为,他可以从容的去演绝艳的虞姬,可以淡淡的唱《当爱已成往事》。
至如今,哥哥的自恋化成了别人眼中错解的美艳,而这一切都成了最迷人的象征。无论男装张国荣,或者女装张国荣,无论性感、鲜艳,无论轻薄、浪荡,都是一种魅力,而不是是非。是非者,只是最渺小的流言。
我想,看香港电影是要看明星的,因为香港电影本身就是靠明星堆砌起来的,这与电影本身并不矛盾。我们是在看明星的过程中长大的,有电影,就有明星,他们就象那银河的星星,曾照耀过,便不会改变。打个比方,如果说,在眼前闪现着的偶象们都算一剂剂感冒药的话,那麽张国荣则该是让人彻底沉迷下去的一种鸦片,看他的电影,让人有一种无名的懒散。
张国荣的电影生涯是从一部《红楼春上春》开始的,张国荣演的是衔玉的贾宝玉,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开始。不过我没看过,据说是一部***,这样的话,似乎更带着传奇性。
张国荣早期的电影,大都是些青春片,是那种香港八十年代固有的爱情喜剧,比如《求爱反斗星》、《缘分》,又或着是拍给青少年的青春励志片,比如《喝采》、《鼓手》。当时的偶像并不象现在那麽多,电影也不象现在那麽难堪,歌星们通常还是有一定宽松环境拍些电影的,譬如陈百强,譬如梅艳芳,譬如林忆莲,都和张国荣合作过。张国荣起先并不算大红,甚至在一些电影中要做陈百强的配角。
这些电影,既使看过,也被记忆给尘封了,而大多的,还都是一些模糊的印象,那是一种整个时代的电影集体印象,无论花多大脑筋去思忆,都只能留下一阵年少的悸动,分不清楚真相。我或者对《烈火青春》中哥哥和叶童确有一场激情戏,有回忆,又或者对《求爱反斗星》中的情圣形象永难忘怀,但倘要深刻印象的话,是那部《偶然》。


<偶然>导演:楚原(1986)
哲学上说,偶然常孕于必然当中,但在人生当中,偶然就是一出戏剧,它是一个浪漫词,就象邂逅。
象电影的名字一样,这是一个充满偶然的故事,故事的中心是一位从不知愁滋味红歌星(张国荣),他偶然的和为他演唱会伴舞的有着歌艺天赋的女孩(梅艳芳)一度浪漫,然后偶然的帮助她走上了歌坛。然后他又偶然的和他父亲的女友(王祖贤)邂逅,产生感情,在他得知真相的时候,便赌气抛弃一切去了欧洲,在巴黎,他又偶然的遇上了逃难至此的越南女孩(叶童),他们相爱并结婚,过着贫穷但平静的生活。越南女孩因怀孕而不得不面对战争留下的一颗偶然的子弹,不得不面对面对死亡。这时,他的逃避到了极限……
当然,故事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也是一个成长故事,但似乎电影的重点并不在于此。楚原还不能忘掉和古龙的合作,通篇的文艺对白充斥着古龙似的味道,以至于滥调。倒是欧洲的风景戏拍的别致而自然美丽,浪漫的直逼后来的爱情经典《秋天的童话》,但这似乎也不是重点。因为电影里的那些歌,使我感到一切都是个美丽的幌子。
电影象是一个由梅艳芳做嘉宾的张国荣演唱会,从开始到结束,灯光和唤呼声,都存在。而《风继续吹》、《深紫色》这些歌更是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其实此类的电影在香港很多,比如黄耀明主演的《恋爱季节》,BEYOND主演的《BEYOND日记》,而谭咏麟的《歌者恋歌》,更是把电影拍成了一部大型MTV。
这时期的张国荣玩全是歌星的张国荣,是唱着《MONICA》红遍香江的青春偶像。连他的电影名也带上了他歌曲的名字,譬如《缘分》,譬如《第一次》,譬如《为你钟情》。就算在那部80年代遥远的经典《英雄本色》,在狄龙和周润发的精湛演技面前,我们对张国荣的印象也还是英俊和稚气,以及那首动人的《当年情》。
然后的《倩女幽魂》和《胭脂扣》仿佛才是真正电影张国荣的开始,才是在电影中开始用“味道”称呼的那个张国荣,也正是在《倩女幽魂》之后,张国荣有了哥哥的别名。


<倩女幽魂>导演程小东(1987)
《倩女幽魂》得一美字。
名字美。解释不清楚,就“倩女幽魂”、“宁采臣”、“聂小倩”“兰若寺”十数个汉字,境界已出。
故事美。这本是《聊斋》里的一个故事,但已完全不是聊斋里的那种味。《倩女幽魂》是一种生死恋的变体,或者直接叫人鬼恋。将一章笔记铺叙出一段充满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并赋与了其种种玄奇的鬼怪路数,将人们的想象力尽量扩展,然后在似梦似幻的传奇中无尽思索。这是一部中国人的电影,只有在中国人眼里,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味道。凉雨,良夜,书生是善良英俊的书生,鬼是美丽勾魂的女鬼……
造型美。张叔平是一位出色的大师,电影中人物的古装造型十分的浪漫而飘逸。已经不必为造型的出处找来源了,因为这故事本就没有年代,只能尽量的在人们心中勾勒一种感觉,一种气氛,或许,一个背篓,一盏灯笼,一个灯影明灭的小楼,一个花瓣荡漾的澡桶,一袭长裙裾地的红裳,那个未知年代的模样便出来了。
音乐美,视觉美。总觉得《倩女幽魂》的音乐和视觉和后来的《笑傲江湖》、《东方不败》联系在一起的,而《倩女幽魂》算是个开始。黄沾以古典音乐入电影音乐,并与电影默契的交溶在一起,林子里的阴森,小楼中的浪漫,或又兀自几点琴韵,数声轻唤,都令人产生无尽思索。由张国荣演唱的电影的主题曲更是曲调悠扬,词境幽远。这种古典配乐随着古装片的盛行而流行起来,并促使了港片的繁荣。当然,这也是和徐克的视觉神话分不开的,徐克非常注重电影的感官刺激,这包括高科技的神化幻化也包括男女之间的情色,加上程小东的武打设计,整个电影的视觉享受十分明显。
演员美。《倩女幽魂》的第一主角是聂小倩,但宁采臣这个名字却更多的被人记住了,电影开始的那一段书生的白描只可胜过万千文字,张国荣一举一动都透着怯懦木讷的书生气,加上一首超然的《倩女幽魂》,境界全出。而王祖贤这位古典美人的程号或正源于此,长发,美腿,还有勾魂的眼神,成为最美丽的一只女鬼。


<胭脂扣>导演关锦鹏(1988)
这是李碧华的一个夸越时空的爱情故事,一个等待了52年的哀怨。
本世纪初,港岛西北部石塘咀的填海工程完成,香港政府便欲利用妓院来促成这一地区的繁荣,于1903年开始下令上环水坑口的妓寨全部迁往石塘咀。通过几年的经营,荒僻的石塘咀变成了夜夜笙歌的不夜城,妓院,酒楼,烟馆比比皆是。自1910年开始,石塘咀成了香港最大的烟花之地,并被雅称为“塘西风月”。做为香港当时的合法“红灯区”之一,在本世纪三十年代,石塘咀是香港娼妓业的最繁盛代表(1935年香港禁娼)。
《胭脂扣》拍的极为柔腻与缓慢,极力的在描述一段旧时的爱情。一位阔少陈振邦与当红名妓如花的凄美故事。电影充漫了那个时代的糜烂气息,甚至当时便可嗅到那股鸦片味。
陈十二少就那样懒散的坐着耗着时间,看着红的腻歪的墙壁,看着门外夺走时光的阳光,看着如花飘来飘去的身影,奢侈的玩味爱情。这注定是一场奢侈的游戏,尽管那爱也死去活来真实。注定的悲剧,注定的不现实,十二少在吞食鸦片的那一刹犹疑,揭开了一切真相。
也留下了一场52年的等待,只为了返还那一粒胭脂扣,并让大时代来嘲笑那发霉了的承诺。
而如花那隔世的感觉也许不是石塘咀怡红楼的变迁,也许不是见到十二少老迈的身影,而是路边弄姿被人嘲笑的表情。做鬼不容易,做只怀旧的鬼更不容易,你甚麽都不记得了,便只记得人家摸你耳朵的价钱,但那不是做巴士的钱。
就一种感觉,张国荣和梅艳芳联手让人回味了一回,那红红的楼,靡靡的曲,至于生死爱恋,在某一刻都化成了灰。


一位书生,一位遗少,张国荣用一种独有的气质演绎了两个不同的不更事少年,也分别给了这两个形象以骨子里的味道,陈十二少和宁采臣也都刻上了张国荣的印痕。这是张国荣绝对魅力的开始,也是他为表演注入演技的起端。从这里开始,你可以开始沉迷于哥哥的个人影像中去了,这时候,也正是张国荣退出歌坛的前后。
《英雄本色》和《倩女幽魂》都有续集,并且拍得都不错,但和首部比较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有许多人似乎都喜欢《英雄本色2》超过《英雄本色》,或喜欢《倩女幽魂2》超过《倩女幽魂》,因为这两部戏都在视觉上有更大的突破,将先前的刺激更肆意的表现。但无论如何,这两场戏都只能剧情上的延续,无法超越内涵。但张国荣的角色形象却变了,《英雄本色2》的杰熟,《倩女幽魂2》中的宁采臣也成了好玩的假“诸葛卧龙”。就哥哥的演绎来讲,《倩女幽魂2》中的宁采臣虽然没有《倩女幽魂》中的宁采臣惊艳,但《英雄本色2》中的阿杰却比《英雄本色》中的有突破。
其间又拍了电影《杀之恋》和《新最佳拍档》,一部是爱情悬疑片,一部是动作喜剧片,客气点说,都是水准之作,又或着说,《杀之恋》看红姑,《新最佳拍档》看许冠杰,但哥哥的出演自是增添了许多精采。
然后是王家卫的《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导演王家卫(1990)
王家卫总是强调自己的随意与不确定性,观众又总是拼命在挖掘内容,那其实都只是一种形式,他只是在编造他自己的迷茫,自己的人生风景,有时侯,当你错过了,就只能回忆。
《阿飞正传》正式起动王家卫的个人思绪式电影。如果《旺角卡门》他还在犹豫着或将自己的风格表面化时,那麽《阿飞正传》则是一次彻底的沉迷,而这部电影也许是他最彻底的一次沉迷,换句话说,这是最王家卫的一部电影。
某种程度上《阿飞正传》非张国荣不能演,在我眼里,有时,那阿飞正是张国荣自己,骄傲,自恋,颓废。这是一种时代的遗落,迷茫的追寻,而张国荣正是用最合适的一种气质演绎了这城市热闹中的冷漠和滴着热血的性情。
象蔷薇任性的结局。
象唇上滴血般怨毒。
一种感觉是我已经死了,另有一种感觉是我还活着。电影最后一节或者说是在将意义扩大,又或者说是一种自我的延续,那是最值得玩味的一个情节。


《豪门夜宴》是一场全明星的盛会,《纵横四海》则是英雄本色的延续。还有一个贺岁片《家有喜事》,《家有喜事》可以说是香港喜剧片的一个代表作,溶夸张于生活,秉鬼马于现实,而张国荣的表现也十分出色。张国荣自在的的做着他的后明星时代,此时的哥哥,还在人们心目中留着八十年代巨星的余味。而《霸王别姬》之后,张国荣彻底升华了,我们说,升华的并不是他的演技,而是境界,或者说气象。
《阿飞正传》中的张国荣在诠释一个六十年代的颓废青年时,便已不自觉的带上了莫须又的但却能强烈感受到的贵族气息,这也许与角色并不太相衬(又或者这正是王家卫心目中的阿飞),但却极具魅力,给了人们一刹那的惊艳和无尽的回味。《霸王别姬》中张国荣的演技及个人色彩都不算超越,问题在于这个角色本身,角色虽然是个男性,但却要反串女角,于是那些神色肢体表演便很容易精彩,加上电影本身的那种大而深的感动,遂招来无数佳评。
而这之后的电影,除去部分贺岁片如《大三元》《满汉全席》《九星报喜》和极少数的劣作如《恋战冲绳》外,张国荣的差不多角色都带上了一种独特的气质,象《白发魔女》中武当首徒,《夜半歌声》中的艺术家,《金枝玉叶》中的监制,《色情男女》中的导演,《红色恋人》中的共产党,《枪王》中的枪手,在艺术气质中隐藏着淡淡高贵。而其中性格的复杂似乎可用一首《红》的歌词来释读,又或者这已不是在释读角色本身,而是张国荣自己了。


《霸王别姬》导演陈凯歌(1993)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所谓人生如戏,但到底,戏也只是一出戏,没有戏可以演一生,但程蝶衣偏偏痴于这一出戏,痴了一生,这一出霸王别姬的戏直演尽了半个近现代史,演的拖拖拉拉,不干不净,但结局还算如实上演。当然,有时我们竟也分不清楚到底他是在痴于戏还是痴于情,又或者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了。
似乎是注定了的,自从那飘着雪的夜开始,自从那最初的疼痛开始,他便要将一生交于这出戏,这段情了,如果是悲剧,那便是一早就上演了的,本经不起颠簸。
一切冲突都看似在戏和情上,但既使没有这些,便能逃的掉吗?时代的动荡,人心的变迁,早已将那点心理的界限冲开了,却执迷不悟,仍用一颦一笑、一挥一舞的坚受着最初。
段小楼挣扎着,犹疑着,决绝的,终究望到了曾辉黄但如今无奈的悲影,断然分不清悲喜。袁四爷,招摇着,沉醉着,却最终也不知道为甚麽。艺术永远不老,但岁月已逝。时不利兮叹奈何?
痴情何必说前尘?
张国荣一个人享有了《霸王别姬》,一时星光灿烂。当我们钻进导演设下爱情局里,或可忘掉前世今生,但爱情往往只适合沉醉,容不的半点清醒,犹其在大时代里,《霸王别姬》能令人堕泪,而《白发魔女传》则让人唏嘘。


<白发魔女传>导演于仁泰(1993)
《白发魔女传》原是梁羽生的一部小说。
梁羽生对待正邪是很学院化的,他容忍叛逆,但大都是在权威之下的,就象吴承恩对待那只猴子一样,最终总要以论资排辈的方式来承认你,象金世遗就是一个典型。梁羽生的江湖就象是一座金字塔,每个人都是一块砖,必须有自己的位置,倘若是块好砖,他总要把你安置个位置才好,那样,江湖就显的整齐美丽了,问题是,他还是喜欢偶而有判逆点缀的。
白发魔女就是这样一个叛逆者,一个梁羽生式的美丽女魔头,她美丽的令人咋目,却又坚毅的不让须眉,就象林青霞一样。所以于仁泰就干脆就找林青霞来演白发魔女练霓裳,这个练字让我想到赤练蛇,而霓裳二字又使我想到仙子,梁先生真会起名子。
那张国荣就是卓一航了,小说中卓一航本是很乖、很正统的。但在电影中他是个令狐冲式的人物,在现实和自我中痛苦着,在爱情与门户之间伤与被伤着,在超脱与沉论中死耗着。
电影拍的极其诗意,如画。但却又悠闲的调侃着时代,以爱情的名义。电影中江湖同动荡的王朝交替紧紧连在了一起,江湖的正邪简单的成了政治上的两派,而练霓裳和卓一航的爱情悲剧就在此中缠绵流转,余韵徐歇,电影的画面浪漫而美丽,使爱情在王朝的战争与与江湖的火并中显的更残忍。
江湖已澜珊,片始那浪漫的冰雪山头似乎已有了世外的模样,但就是这样一个远离尘世的所在也逃不出社会的影响和江湖的追踪。卓一航愤然蔑视皇帝也显的那麽的淡薄,只沉进了情忆之中。
一点爱情真美丽,十分争端了无趣。
荣,正红。十分娱乐的搞笑片,贺岁片都落在了张国荣头上,《花田喜事》十足夸张,《东成西就》犹其变态,两片可说是搞笑之最,张国荣在电影中却只担任英俊潇洒。94年的《大富之家》走的是家有喜事的模式,轻松幽默,雅俗共赏,《锦绣前程》则和影帝梁家辉一起对戏,俨然影坛领袖,我们可以看出,在这两部轻松的作品中,哥哥仍留下了自己那种贵族的味道。而《东邪西毒》和《金枝玉叶》则张国荣电影中的两部重要作品。《金枝玉叶》由陈可辛来诠释娱乐圈的情感故事,张国荣饰一位金牌监制,电影巧妙的玩了一次虚假的同性恋游戏,哥哥和袁咏仪将歌星和监制的关系演的惟妙惟肖,虽然只是一场轻松的爱情误会,但整个电影却将其中的细致微妙感情表现的十分到位。《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本就是泽东公司的一对孪生电影,故事都源自于金庸的《射雕英雄传》,而且几乎起用了同样的全明星阵容,一个大搞笑料,一个劲玩风格,有趣的是,张国荣在《东成西就》中饰的是黄药师,到《东邪西毒》中却成了欧阳锋。


<东邪西毒>导演王家卫(1994)
《东邪西毒》没有象金庸小说中的豪气与热闹,反倒象是古龙那边的人顶着金庸这边人的名头在飘来飘去聊着王家卫的编出的爱情。
这就是江湖了吗?江在哪里?湖在哪里?遮麽就是这片沙漠吗?如果江湖真的无所不在的话,那摸,这片沙漠也是江湖。残阳黄沙,狂风瘦骑,空气中注满了混浊的寂寞。这就是江湖,一个孤独的江湖,藏满了绝对隐私的故事。
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是另外一个沙漠。是另外一段沙漠,也是另外一段寂寞。这沙漠中寂寞的人太多,伤心的人也太多。
寂寞者不一定伤心,但伤心者都是寂寞的。东邪西毒慕容燕慕容嫣,还有盲剑客,这沙漠简直就是一个落寞伤心者俱乐部。
张国荣那优雅气质将西毒内心世界全翻了出来,冷冷的眼神直如沙漠的夜。他试图在别人的故事下隐藏自己,他可以冷笑着面对遇到的神色幽郁的东邪,与他洒然打着机锋。但独自的时候,他在独白中念记改变他命运的爱情。
盲剑客在临死的一刹那听到了风吹自己喉胧飞血的声音,洪七终于踏过了人性,踏过了这片沙漠,携着追寻他的家妻迈向了未知的所在,这一步便决定了他死决西毒的未来。
每个人都在隐藏自己的内心,都在妗持自己的爱情,但他们都错了。
《金玉满堂》(满汉全席)是一部由徐克拍的轻松贺岁片,电影拿中国的传统饮食做文章,中间添了两段情感故事,最终以大团圆为结局,电影拍的色香味具全,是一部不错的喜剧片,周星驰在第二年拍的作品《食神》便是在体裁上借鉴了《金玉满堂》,张国荣的角色类似《蓝江传之反飞组风云》中的角色,是一个带点古惑的青年,很有味道。接着是《夜半歌声》和《风月》两部民国戏,这是两部难得的佳作,特别是《夜半歌声》中可以听到文艺的张国荣难得的靓嗓。
这时候,《宠爱》面世,哥哥重返歌坛,然后又出了惊艳的《红》。潘文杰用张国荣和刘德华来重拍《上海滩》,但拍的大气不足,耍酷有余,没能成为经典之作,不过张国荣的造型很不错,后来便直接用到了表现共产党人的《红色恋人》上了。《大三元》又是一部徐克的贺岁片,同样是张国荣和袁咏仪捉对搞笑,但新意不足,倒是刘青云的角色很有型。而《金枝玉叶2》也在这一年拍出,只是张国荣的戏份少了点。真正出色的是尔东升的《色情男女》,这是一部很另类的电影,有噱头,够大胆,又很有意味。


<色情男女>导演尔东升(1996)
有人这样评说张国荣演过的电影:
《东邪西毒》,不一样的武侠片;
《枪王》,不一样的枪战片;
《异度空间》,不一样的恐怖片;
《春光乍泄》,不一样的爱情片;
还有就是:《色情男女》,不一样的***。
记得看完《色情男女》后,我都很害怕,片中好些个裸露戏床上戏入我眸中荡我心中我竟无甚生理反映。极度害怕,莫非我阳萎颓废性心理障碍?或者我清莲不妖不食人间烟火?忙找来一部色情片来看,遂释然。对了,看人体画也没有色情之感,但看裸体朴克却又不同。可见作者之思维不同影响观者之思维不同。
再细端祥思考,便看出导演是在玩魔术。魔术之精神在于分散注意力,因为人们大抵都是一心不可二用的。***中,通常导演都要放点钢琴萨克斯音乐,只留行事之二人于镜头内,要气氛要代入感,《色情男女》却要一众拍摄人员悉现于现场,看贼作案,孰无气氛,要人看胸,还要人看旁人,要人有乐子,还要人想问题。再譬如,徐锦江与舒琪之床上戏,偏要舒琪叫床叫的假,偏要徐锦江舔脚指添的痛苦。其形式虽同,内容不同。技术上即可分辨出此色情非彼色情,彼要假乱真,此要真还假。彼浪漫,此写实。
这是一部较早或者较著名的香港电影反思片,一部***的拍摄牵连到了导演、制片、演员、摄影,其中的生活、感情十分细腻,仔细看竟满是血泪。
片中有三种电影工作者,他们的态度不同,却都值得我们敬佩:
一,郁闷跳海的艺术导演。
这是牺牲。
二,就是失业到不得不拍三级,又坚持原则,拍出自我风格来的导演。
这是信念。
三, 满腔热情拍实验电影的年轻导演。
这是希望。


《色情男女》是不一样的***,《春光乍泄》则是不一样的爱情片。1997年是香港回归的日子,王家卫拍《春光乍泄》又找到了张国荣。


<春光乍泄>导演王家卫(1997)
《Crossover》中张国荣意料内的唱了《春光乍泄》,似乎一切都重新开始。
不如我们从新开始,这一句通俗到家的情话重新穿上华丽的衣裳,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灯光下上演着如常的爱情,别离和相聚,热闹与孤独,喜悦和痛苦。每一种爱情都是共同的,猜忌,争吵,纠缠,解脱,欲望,哀伤。抛掉一切颜色便只有爱情的感受,也更任性。
电影仍跑不出王家卫城市森林的思索,或者,也只有在王家卫的冷漠式温情中,同志感情才能被表现的如此淋漓,感人。其实张国荣的浪荡和梁朝伟的内敛正是最普通情人的写照,只是跑到地球另一面的一对同性情人在光怪陆离的异国格调中,这种感情更能让人沉迷,并另有所思。
也许再美丽的风景都只是一个幌子,瀑布的源头并不是爱的源头,而是孤独的源头。再多些喃喃自语吧,台北的灯光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一样昏暗,就象深藏于疼痛之中心事。漂于浮空中的盟誓柱上,伊人的名字已开始模糊。
意乱情迷极易流逝,难耐这夜春光浪费,也许等到一千零一世也只是互相安慰。
也许,《春光乍泄》是王家卫最好的一部电影,也许,《春光乍泄》是香港同志体裁电影中最好的一部,无论如何,哥哥那蔷薇任性般的结局是永远的留在了那阿根廷的景色中了。


又是贺岁片,长发的“木村拓哉”唱起《红》,《九星报喜》虽然比《八星报喜》多一星,但黄百鸣毕竟老了。然后是地下党的《红色恋人》,《红色恋人》的故事在戏外,共产党的形象和张国荣的演出成了八卦的佐料,只是电影怎麽都不能算上佳。倒是《安娜玛德莲娜》清新可人,颇有味道。商业片《星月童话》哥哥虽然性感迷人,但电影恐怕不会被太多人铭记,不过它依然是部不错的枪站片。
《流星语》和《枪王》都有可圈点之处,也都有不足的地方,不要被张之亮和尔东升罗志良的名字迷惑,我们只认真的看电影。


<枪王>导演罗志良(1999)
灰色的人,变了态度的人生。
《枪王》故事流畅,结构合理,但欠缺一个严谨的主题,在情节上稍嫌未有放得开。这应该是一个枪战片,或者说警匪片,一个心理变形的枪王在扭曲的价值观中于社会中挣扎最后毁灭的过程。
片中张国荣是一个游离在正统社会秩序中枪击发烧友,孤独制造空虚,空虚导致心理畸形,最终由一次非正常杀人事件引起非理性的心理快感,将故事推向一个无奈的路数上。
电影为张国荣安排了一个对手,即同样痴迷于枪的警察方中信。在香港电影中,这样的对手戏不少,成功的比如《堞血双雄》中周润发和李修贤,《高度戒备》中的吴镇宇和刘青云,都是警匪大打心理战的模式,十分精彩,本片显然也是这样的安排,两位演员都不错,情节也设计的很好,并且也象《高度戒备》或《车神》一样安排了两个女人。
电影的风格过于冷峻,缺少或者说在温情上处理不够,特别是两个女人有点脸谱化,适当的轻松戏份不多。最重要的还是两位男主人公的表演,方中信就有点暧昧,而张国荣没有发挥出应有的魅力,好象一个“好人”在着力的去表现他坏的一面,结果是有点过了,反而少丰满。
不过这样也好,一个变态的张国荣就这样产生,干净利落的变态。


《恋战冲绳》被称为大卡士的烂片,也许是期望值过高了,怎麽也不会想到张国荣梁家辉这样两个人加上陈嘉上导演出来的会是这样的一部平淡之作,不过秉着看明星的态度去看的话,轻松的笑一下也不会觉得他太烂。最近的电影就是罗志良拍的《异度空间》了,罗导在《枪王》就把哥哥搞的不那麽英俊了,在《异度空间》中我竟看到了哥哥的苍老,也许是恐怖使然,因为电影真的很恐怖,当中还有哥哥那双闪烁不定的双眼。
张国荣的下一部电影作品是甚麽?是传言中的《三少爷的剑》吗,当电影已变成八卦,哥哥尚未苍老,而岁月已先苍老了。
不是青春,是迷惑。张国荣在电影上的成就不能遮住他在歌坛上的风光,相反,歌坛上的风光也不能遮住他在在电影上的成就。你还在回忆那个《倩女幽魂》中的那个宁采臣吗?我却独看到《春光乍泄》中何宝荣的任性,而既使《春光乍泄》,也向那张惊艳的《红》一样,成了过去缅怀时了。
做为香港电影演技派的一个代表,张国荣没有象梁朝伟、吴镇宇们留下太多的烂片,反而一天加一天的制造着妖魅的奇。也许,有这样的魅力先生,我们便有沉迷下去的理由。


一刹那的逝去,即永远停留。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