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REAL最近接触

日期:2008-03-21 来源:《君子杂志》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MALE PERFECTION

 

 

九九年《君子杂志》十一周年纪念时,首次亲身邀请张国荣去到影楼为我们拍封面照(九二年封面是往北京电影探班时影的),访问中张国荣徐徐地说出段段最难忘、最感动或最尴尬的回忆往事。


English translation
REAL! Leslie Cheung


最近接触  
在拍摄封面与访问进行前,我有少许心哥哥僧不苟于言谈, 因为总是觉得他已开始培养出那种艺术家才有凡脾气。
哥哥到了影楼后,对着露台可望到的修顿球场说:“这一区, 这个球场留给我很多memories。”
原本以“近况”为大纲的访问, 变成一段段回忆录,倒没有离题,因为最近发生的某一件事可以是很多很多年之前 ……  


最近一次受感动 
        “哥哥, 最近有甚么事令你最受感动?” 
        哥哥努力地想着,没发一言,以为他要回答时,却仍然在想着,是五秒,还是十秒,都记不清楚了。“我真的要想一想,我不要交行货,还是先问下一个吧。”我没有给打住,反而因哥哥的认真而暗喜。 
        “好!就告诉我最近令你感到尴尬的事吧。” 
        “我在红磡大大话话演出超过一百场,有时忘记拉裤链,又或者跳如当年《Monica》这样大动作的舞步时,难免会春光乍泄。其实,这些都不算特别尴尬。最近一次,和一班朋友约会,之前说好了不希望见到某些人,但那些人却在聚会中出现了,而最尴尬的是有人在席间踢爆!唯有强颜打完场作罢。” 
        也同意。以哥哥在舞台上的历练,一些对新人才是尴尬的事情又怎算得上是一回事。始终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最烦煞人。 
        “对了!现在可以答你第一个问题。最近一件我受感动的事发生在我与仙姐之间。虽然她是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但对晚辈的细心,令我十分敬重 …”
        “话说志莲净苑和大屿山天坛大佛我至今还未去过。有次跟先姐吃饭,便问她可否帮忙一下,因为我知她人面比较广。第二天,她更亲身替我周章,到参观志莲净苑那天,仙姐还亲跟我一起去,更给我拍照留念,我真的是很感动,这是有感而发的。我这一辈之后的艺人,未红的, 甚至大红的,对上一辈的艺人都非常不礼貌,完全没有做足自己的本份; 这是我一定要说出来的。” 
        “突然间,我想起《阿飞正传》…”哥哥是凭这出电影首次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在台湾金马奖和亚太影展,我都有份获提名最佳男主角。传媒朋友一早便恭喜我,因为同时在这两个颁奖礼获提名,就必有一个获选,已是千古不移之例。在金马的颁奖礼上,负责颁最佳男主角的是成龙大哥和林青霞。当林青霞应该说获提名名单的时候,却直接宣布了禹奖结果-“最佳男主角是张国荣”,那次都算几尴尬。 
        到了亚太影展,任何到过颁奖礼后台的人, 都一定知道每个奖项花落谁家。那年, 《阿飞正传》取得很多奖,邓光荣上完台领奖后,回来向着我竖起大拇指,身旁的刘天兰便说:“一定是你啦!快点去补补妆。”
        岂料得奖的其实是一位韩国演员。当大家都以为你会得奖却原来落空了,就真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


最近一次被误会 
        哥哥说他以前经常被误会,在那时还在乎的时候,确是耿耿于怀的 ….. 
        “话说曾华倩曾经拍过我一个MTV, 并表现得很开心, 我不经意说了一句话‘那你便恨到了’。怎知她多年后在一次访问中重提旧事,可见有些人对戏言是很认真的。另一次则是 黄伟文」, 我上他的专访,他说很高兴能够做我的访问, 我也说了同样一句说话 ……” 
        “现在,我已不再介意这些误会,既然我的说话这样容易引起别人误会,我倒不如讲一些更加compromising私说话” 
        “要为这些事情妥协吗?” 
        “总是要妥协的, 毕竟人不是活在弧岛上。” 
        未必凡事都可以妥协,总会有些继而口角的情况吧? 
        哥哥说最近真的没有跟别人怎样吵过架,却说了一件二十二年前参加亚洲歌唱比赛的事。 
        我当时参赛的歌曲是Don Maclean〈American Pie〉,你知这首歌足足长十二分几钟,而当时评判之一的黎小田说一定要改唱三分几钟的版本,我坚持要唱足本,还说了一句《It doesn’t make sense!》….. 
        后来,黎小田亦因为哥哥的guts,与他成为了好朋友,至于当时还是初哥的哥哥当然要妥协,最终于唱了一个三分钟的版本。


最接近的一个梦想 
        那一年,哥哥灌录了他首张个人大碟《I Like Dreaming》。二十多年后的今天, 他又有甚么梦想哩? 
        我多年梦想终于达成了,就是成立一间自己的制作公司。现在,我可完全控制每一首作品的风格和质量。不过,我可不是说以前的唱片公司待薄我,只是那时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双方实在存有太多不同的意见了。 
        现时Apex负责制作,而环球则主力发行,他们的确可以放手让我们专注音乐的创作。对于这种合作方式,我感到很舒服。 
        拍电影也是一样,如果整天要与一班人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又何必呢?不然遇到一个好project,就算不收钱,我也会做。像拍《流星语》期间,由于童星明仔是第一次拍电影,如果我不在场,小朋友很难投入,所以即使没有我的戏份,我也毫不介意每天到片场陪他。 
        目前,我投入很多时间在音乐和电影方两面, 我觉得音乐的理念是可以运用在电影当中, 例如当我剪接《左右情缘》音乐特辑时,我特别留意整个故事的节奏;又例如当我录歌时,我会用我的方法去引领观众进入一个意境,一个画面。”
        “音乐和电影可以互相补足,有点像左右手。” 
        希望哥哥不会有一天如他所唱的,讨厌他的左手或右手。


Esquire (1999)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